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
关键字检索:
纪检监察网
当前位置: 首页>>警钟长鸣>>正文

揭秘“五毒干部”蒋尊玉:从“全家腐”到“全家覆”

发布时间:2015年06月12日 点击数: 作者:  编辑: 纪委办公室、监察处

   

 

他曾身居要职,在仕途上平步青云,“连跳式”升官;他如今落马,被查出近乎疯狂地收受巨额利益、用公款送礼,还隐瞒“裸官”身份、在私企老板的安排下多次嫖娼、参与赌博、与多名女性通奸,被一线办案人员形容为“五毒俱全”的干部。近日,广东省纪委机关刊物《广东党风》完整披露了深圳原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蒋尊玉的贪腐历程。  

落马1  

对抗4个月后被拿下  

昨日17时许,《广东党风》杂志官方微信推送了一篇关于蒋尊玉的重磅文章。文中披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消息及一些此前未得到官方证实的传闻。  

蒋尊玉的人生道路,一度沿着“从军—规划—治水—治区—治市”的轨迹而行。从江苏省丰县的一个普通农民之子,入伍成为基建工程兵部队战士,到改革开放之都深圳的一般干部,再到政绩耀眼、仕途顺遂的正厅级领导,蒋尊玉的连跳式经历不知令多少同乡、战友为之眼红。  

回溯蒋尊玉的“发家史”,绕不开深圳市龙岗区。2009年10月24日,时年52岁的蒋尊玉被任命为深圳龙岗区的掌舵者。与10年前担任深圳市规划国土局龙岗分局局长时面对的“村镇龙岗”不同,此时,蒋尊玉面前的龙岗是一个正处于快速城市化中的“城区龙岗”。在寸金寸土的深圳,城市不断向外拓展,区位优势明显、土地供应充足的龙岗无疑是后起之秀。如何在大运会举办前加速城市更新,使龙岗的城市面貌脱胎换骨,既是蒋尊玉上任后的最大考验,也是其施展拳脚的难得契机。  

然而,机遇的背后往往暗礁阻道、风险丛生,一不留神,就会闯入一众老板布设的“围猎圈”。而蒋尊玉的“前任”余伟良就曾深陷于此。“进圈”易,“退圈”难。5年后,同是10月,已升任深圳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的蒋尊玉被省纪委带走。  

《广东党风》透露,经过四个多月的“鏖战”,由省纪委、省检察院、省公安厅与广州市检察院共同成立的“10·10”专案组才将蒋尊玉这一“硬骨头”拿下。经查,全案涉及公职人员、私企老板97人,移交司法机关处理17人,涉案金额2.5亿多元。  

日前,经广东省纪委常委会议审议并报省委批准,决定给予蒋尊玉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收缴其违纪所得。  

工作2  

曾被贴上“能官”标签  

随着案子调查的深入,蒋尊玉的违法违纪行径被一一曝光。  

“这几年,是我违纪犯法的耻辱之年,也是我人生历程的悲哀之年。”蒋尊玉如是忏悔。一个曾将热血、汗水洒于改革热土,效力特区建设30余年的深圳“老人”,一个在仕途上平步青云,曾受同学、战友交口称赞的领导干部,却在权色诱惑下难以自持,“变得贪婪、变得庸俗、变得利欲熏心”。  

回顾蒋尊玉的工作历程,他也曾被贴上“能官”、“有魄力”这样的标签。但也有很多人对其工作方式颇多诟病。据媒体报道,蒋尊玉开会时经常爆粗骂人,对于阻碍工作推进的下属,他毫不留情。在主政龙岗期间,蒋尊玉强势推进旧城改造工作,常亲赴项目建设一线指导工作。  

无论是在旧城改造工程中,上阵协调开发商和当地村社的利益分配;还是不遗余力地推进深惠路改名为“龙岗大道”;抑或是一手操刀“华为科技城”的造城蓝图,都显示出蒋尊玉的蓬勃野心与充足干劲。  

但蒋尊玉的违法违纪行为,大多也是围绕土地与三旧改造展开。据蒋尊玉向专案组交代,在深圳某绿化工程企业上市后,为了鼓励全市上市公司的总部进入龙岗,当时决定对迁入龙岗的企业,划给总部办公用地一块。后来有企业争取到一块一万平方米的办公用地,为了感激他,该企业老板开始向蒋尊玉输送利益。  

在办案人员看来,蒋尊玉“以企业落地置换土地”的行为游离于法律框架之外,更有假经济开发之名行谋取私利之实的嫌疑。  

朋友圈3  

与企业老板称兄道弟  

地位提高、权力坐大,造就出蒋尊玉这一个“经不起诱惑,自信度过高”的巨贪。一线办案人员认为,“五毒俱全”的蒋尊玉不讲党性、不讲原则,身上更多的是市井、江湖里的“哥们义气”。  

蒋尊玉的贪腐历程中,夹杂着私企老板的身影,蒋尊玉与他们称兄道弟,交往密切。“自己能力不差,辛勤工作的人也应该有钱”,正是这种想法,让蒋尊玉堕入贪腐的深渊。  

蒋尊玉与这些私企老板不仅勾肩搭背,更发展出亲密无间、水乳交融的关系,形成了江湖气息浓郁的圈子文化。  

表面上,蒋尊玉与这些老板称兄道弟,但实际却“利”字当头、抱团共腐。工作之外,蒋尊玉与他们打高尔夫、打牌斗地主,享受着被人以“老板”“大哥”相称的权力快感。在蒋尊玉外出开会期间,这些老板鞍前马后,甘当奴才、为其打点,甚至替其安排嫖娼。  

除此之外,他们还以与其赌博、代其理财为由间接行贿,进行隐秘的利益输送。对于权钱交易,蒋尊玉并不急于兑现,而是寻求权力的长远寻租空间。蒋尊玉透露,自己本计划退休后下海经商。而他在为官时埋下的利益“暗桩”,将为其今后闯荡商海铺设道路。  

在蒋尊玉的老板“朋友圈”中,深圳某高尔夫球娱乐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平无疑排在“心腹”之首。蒋与李同是转业干部,有30多年的交情,更以结干亲的方式巩固了这条掺杂着铜臭的“情感链”。  

李某平利用蒋尊玉的影响力帮人办事、找人“借钱”、为利益往来牵线搭桥。在蒋尊玉与其老婆的关系出现裂痕之后,蒋尊玉更是视其为自己“唯一的朋友”。蒋将李异化为自己的代理人以及“地下组织部长”,连情妇堕胎这么私密的事情也交由李来安排。而蒋尊玉则利用其职务便利,为李某平参与龙岗区坂田街道旧改项目等提供帮助。  

家庭4  

从“全家腐”到“全家覆”  

上月初,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、副院长黄常青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。在司法系统内,不少人知道黄常青是蒋尊玉的亲家。而黄的被查,也被认为是因蒋案被牵出的另一只“老虎”。至此,蒋尊玉的老婆、女儿、女婿、亲家,甚至老婆的妹妹、女婿的舅舅,都悉数“沦陷”。以蒋为轴心,家庭成员或多或少、或深或浅地陷入贪腐中,扮演起操盘手、权力掮客以及赃款接收者的角色,家族蜕变为亲情捆绑下的敛财共同体。  

其中,蒋的妻子李某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以其妹妹的名义成立了一家做房地产项目咨询的“皮包公司”,利用蒋尊玉在深圳市规划国土委任市场处处长的职务便利,以介绍地块转让、提供信息咨询等名目收取多家房地产开发商变相提供的利益。随着李某的胃口越来越大,她甚至背着丈夫坐收私企老板的巨额“纳贡”,恬不知耻地伸手索贿。  

这种“前门当官、后门开店”的“一家两制”现象,一度招来外界的非议。然而,蒋尊玉却利用政治手腕将其轻松化解。但随着被举报问题的增多,尤其是中央巡视组到深圳巡视后,蒋尊玉担心自己的丑行即将败露,一时间如热锅上的蚂蚁。  

2013年2月,蒋尊玉与妻子李某协议离婚,并在深圳市福田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,在法律上,两人彻底撇清了夫妻关系。但实际上,根据专案组后来的搜查以及蒋尊玉本人的交代,“离婚”后蒋尊玉和妻子仍住在一起,从未向他人或者子女提起过夫妻二人离婚的事情。蒋尊玉试图以“假离婚”来躲避组织的调查。  

而蒋尊玉的女儿蒋某某,也同样生活在蒋尊玉的“光环”下,是附着于其腐败链条之上的“寄生虫”。蒋某某出国留学、香港购物、外出旅游的费用均由企业老板提供,结婚时亦大肆收受企业老板奉上的金钱和保时捷跑车、金条、钻石首饰等贵重物品。  

从开始的“一家两制”到后来愈演愈烈的“家族式腐败”,变味的“小家庭”观念无疑是蒋尊玉走向堕落的重要推手。  

蒋尊玉在忏悔书中写道,“疏于对家庭成员的要求和管理”,是他严重违纪的重要原因。  

私生活5  

床头摆“少儿不宜”读物  

“偌大的一间豪宅里,却遍寻不见一本书。”这是省纪委办案人员对蒋尊玉印象最深的一点。在办案人员对其住所进行搜查时发现,作为一名正厅级领导干部,蒋尊玉家中书柜里摆放的不是书籍,而是名贵的烟酒、玉器、古董、字画等,放在床头的唯一一本书刊还是“少儿不宜”的读物,甚至还布置了一间佛堂,供奉着十几尊佛像。  

“人生在世,最为宝贵的应是‘身安为富、道德为贵和康宁无价’。”6年前,龙岗区原区委书记余伟良将这句话送给了坐于台下的干部。只可惜,无论是余伟良本人,还是其继任者蒋尊玉,都与这份“宝贵”无缘。(记者 林园)  

 

 

上一条:一步错,步步错 下一条:落马官员忏悔录里的畸形人生

关闭

武侯校区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16号(610041)       航空港校区地址:双流县航空港开发区大件路文星段168号(610225)

西南民族大学纪委办公室、监察处版权所有